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下令从叙利亚撤军,在以色列官员中敲响了警钟,他们担心美国可能不再支持以色列。

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并不直接取决于谁控制着土耳其和叙利亚北部的边境,这两个地区距离以色列本土800多公里。

然而,特朗普突然下令撤军并放弃库尔德武装,库尔德武装一直是美国反对伊斯兰国的坚定盟友,这为以色列的官员中敲响了警钟。

一个简单的原因是:如果这样的背叛可能降临库尔德人,来自不同政治派别的以色列人会突然问,同样的背叛会降临到另一个坚定的美国盟友身上吗?

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希蒙·谢弗在以色列最大的主流报纸上的一篇专栏文章的标题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文章中说:“我们得出的结论必须是明确的:特朗普对以色列来说已经变得不可靠,他再也不能被信任了”。

但特朗普坚持认为,撤军不是背叛。在星期二早上,他在推特上写道: “我们可能正在离开叙利亚,但是我们绝不会放弃库尔德人,他们是特殊的人,是出色的战士。”

但是在以色列,许多人将美国的撤退视为逃兵,这可能会使库尔德人遭受土耳其的攻击。

以色列前驻联合国大使,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领导下的最高外交政策官员多尔·戈尔德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今天感觉像一个库尔德人。”

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以色列的担心与土耳其无关,与伊朗无关。

内塔尼亚胡领导下的以色列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政府的支持,以就其核野心及其在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的扩张主义行动对付伊朗。以色列认为,伊朗的长期战略是在那些可能威胁以色列的国家部署导弹,以此威慑以色列或美国对伊朗核武器项目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当特朗普将美国从伊朗核协议中撤出时,白宫为内塔尼亚胡提供了帮助。

只要美国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白宫就显得可靠了,并且如果该国诉诸暴力作为回应,将对其进行报复威胁。

以色列人说,但是白宫最近不太可靠。

以色列分析人士说,在对油轮和沙特阿拉伯油田进行多次袭击之后,特朗普政府未能对伊朗进行反击。这些袭击被广泛地归咎于伊朗,即使不是毫无否认的,也削弱了美国军事威胁的可信度。

特朗普与伊朗开诚布公的谈话强化了他不赞成该地区新冲突的想法。而且他从库尔德地区撤军的事实只是增强了以色列人的广泛观念,即使他以牺牲美国的影响为代价,他也想从中东撤军。

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的军备控制专家埃米莉·兰道说:“人们越来越感觉到特朗普正在放弃对盟友的承诺。我不确定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和库尔德人是否属于同一类别。至少我希望我们不在同一类别中。但是,通过特朗普的言辞和举止以及他的一些政策决定,人们的期望得以建立。问题是,如果以色列真的需要美国,他将在多大程度上坚持下去?”

以色列分析家说,以色列人甚至质疑美国的可靠性可能会使伊朗在一个特别危险的时刻大胆。

国际危机组织以色列分析师奥弗·扎尔兹贝格表示:“我们已经处于高度动荡的时期,伊朗正在袭击美国盟国,以色列人正在准备抵抗伊朗的袭击。国防机构认为,伊朗将在两个月内发动打击。以色列的反应将与沙特有很大不同,伊朗知道这一点。但是,鼓励伊朗感到更加安全并在其决定中给予伊朗更大的勇气是非常危险的。”

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除了伊朗可能从特朗普的行动中吸取什么教训之外,以色列官员也在关注如何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解读这些行动,利雅得已经显示出有意缓和与伊朗紧张关系的迹象。

扎尔兹伯格说:“以色列最大的担忧是,如果沙特感到受到伊朗袭击,他们将从目前的阵营(以色列和美国的阵营)退出去,他们一直试图完全否认伊朗拥有核武器。”

以色列前副部长兼驻美国大使迈克尔?奥伦表示,这对以色列有着巨大的潜在影响,以色列一直试图利用其对伊朗的反对与波斯湾国家进行外交突破。

他说:“带走这些东西,海湾国家将如何与以色列做任何事情?”

奥伦补充说:“特朗普有能力与巴勒斯坦人推进和平进程,这要取决于他有能力站出来与伊朗人作战。除非他这样做,否则这个过程将处于危险之中。为什么沙特人会参与和平进程?他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把这些点缀在一起。如果您支持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和平,那么就必须支持美国对伊朗的强有力政策。”

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尽管事关重大,但内塔尼亚胡本人迄今一直保持沉默,这凸显了他长期以来大腿政策的一个关键限制。

这种做法产生了政治上的红利,例如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以及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并帮助说服特朗普先生退出了伊朗的核协议。对于内塔尼亚胡作为外交大师的国内形象来说,这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他经营着巨大的广告牌,显示他与特朗普先生在今年的两次连任竞选中咧嘴笑。

以色列人对特朗普对库尔德人的决定的不安之情仅因以下事实而加剧:星期二是赎罪日的前夕,当时以色列人不仅纪念了阴沉的犹太赎罪日,还回想起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几乎导致以色列失败的创伤。

美国抛弃库尔德人惊坏以色列,称美国是“我们背后的一把刀”

奥伦在成为外交官之前曾是一名历史学家,他指出,以色列在那场战争中求助于美国时,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为水门丑闻所困扰,水门丑闻导致他遭到弹劾和辞职。奥伦说:“以色列的敌人知道这一点。”

现在,他指出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以及内塔尼亚胡可能对腐败指控提出的起诉,他补充说:“这正在这里发生。”

奥伦先生回忆说,尽管奥巴马与内塔尼亚胡发生了摩擦,但特朗普在上一次会晤中说:“如果以色列发动一场严重战争,美国当然会介入,因为那是美国人民的期望。”

奥伦说:“我认为以色列今天不能依靠这一点,但我现在不知道。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相关阅读:

崔雪莉的命运,也是韩国的命运(深度)
又要亚洲最强航母,韩国又研发核潜艇,张召忠:太平洋哪有你的地方
幸福来得太突然!中国新型直升机首次亮相,直20技术细节首曝光
名人对卡扎菲评价
钢和跪,致敬真正的强汉!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注册后才能发布评论。